改变对思考的想法——读《快思慢想》

改变对思考的想法——读《快思慢想》

引言

人类对于自己的思考了解吗?传统经济学里人都是理性的,人会理性作出决策,让利益最大化,真实的人类是这样吗?

心理学家,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卡尼曼的《快思慢想》,回答了以上疑问。虽然思考是习以为常的事,但是人类并不了解自己的思考方式。甚至觉得自己是懂的,但实际并清楚大脑作出决策的方式。

书中通过大量的示例,和严谨的实验推导,像我们展示了人类思考的方式。论证严谨,干货满满,是一本好书,值得反复阅读。

通过这本书,重新认识了思考,改变了对决策的认知。对于日常遇到的一些现象,也有了合理的解释。

下面是对本书的小结。

系统一、系统二

为了理解思考方式,建立了两个虚拟的概念。系统一和系统二,是人类大脑中的两个进行思考的系统。

系统一是快思考,自动化运行,非常快,不费力气,不受自主控制,也关闭不掉。判断两个物体哪个更近,话语中是否有敌意,在宽广的马路上开车等场景,都是系统一在起作用。系统一不用专门控制,大脑快速反映并给出结论。

系统二是慢思考,用注意力去做费力的心智活动,包括复杂的计算。在人群中搜寻某个人,比较两个东西的性价比,在很窄的街道停车,这些场景都要用到系统二。要专心做要做的事情,不能分心。专注时也会忽略一些周围的事情。系统二运行会消耗人的能量。

系统一自动化运作,持续给系统二建议。系统二认可后转换为信念。当系统一碰到困难时,叫系统二用比较详细和特定的方式来处理问题。

使用系统二处理是有代价的,消耗的“能量”较大。系统二运行需要自我控制,自我控制太多会使精力损耗而且不愉快。

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把精力放到关键的事情上,事半功倍。如果放到鸡毛蒜皮的事情上,收到的效果就大打折扣。

人类的这种思考方式,是对人类应对自然环境,快速作出决策来生存是有利的。像《人类简史》里说的,随着人类的发展,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,自然环境和智人时代已经不同了,但是人类的身体进化却没有太大的变化。我们的思考方式也是远古时期遗传过来的方式,面对现在的经济,生活的决策,人类对概率、多维等,就没有先天优势,要不断地锻炼修改思考方式,才能在现代社会中表现的更好。

注重因果,忽视统计

未经过专业训练的人,对于事情的判断,很少会用统计和概率的知识,更多是基于因果关系。

小数原则

对一件事进行调查取样时,大样本会比小样本更值得相信。但是非专业人士没这个意识,对小样本得到结果后,系统一还会主动地编出各种原因,让自己信服,支持这个结论。

例如在小医院,每天生出男孩和女孩的比例,就会偏离1:1较大,因为样本太少,但是人还是会构造原因解释结论。

做互联网业务更要注意,要科学地取样分析,不能取太少(也不是样本取得越多越好,有合适的取样数量)。不能只看官方反馈的用户建议,也要通过多渠道去问券,防止幸存者偏差。

锚点

给定一个数字,后面的谈判的结果会和这个数字差不太远,都是围绕着这个数字去谈。在谈判和砍价方面,经常有人运用这种方法。

书中给出了一个的例子,先给志愿者看一些无关的数字,然后再让他们估算一些事情结果的概率,发现志愿者明显被先前给的数字所影响。看较大数字的志愿者们平均估算值大,看较小数字的志愿者们平均估算值小。

回归平均值

由于“运气”的存在,有些时候,人的表现会超乎平常。例如运动员某场比赛超常发挥,如果不是水平提高,后面会回归到自己的平均表现。但是人们却喜欢把这些归于因果,例如运动员后面的回归是太紧张了,最近没休息好等。

就像世界杯,冰岛队战平了阿根廷,门将扑出梅西的点球,后面比赛冰岛队也会回归平均的。但是媒体报道就会分析,冰岛门将研究了梅西,梅西状态不行了……看上去分析得头头是道。阿根廷是强队,冰岛应该是发挥超长,让我们拭目以待,看谁能走的更远。另外,媒体也不一定不懂“运气”成分,但归功于“运气”的分析,就不会更吸引观众。

选择与风险

同样100万奖金,对于有100万,和900万的两个人,产生的效用是不一样的。对于有100万的人是20个效用,对于900万的人是4的效用。在做相同赌局的时候,两者的选择也不同。前者更倾向于风险小,即使少得一些钱,后者更倾向于风险多一点。

在伯努利实验里,是从期望来算的,哪个期望高选哪个,但实际人的心理是不一样的,拥有不同财产的人对下注的心理也不同。

现实中,不同财富拥有者选择的投资策略不同,也印证了这个观点。保险业也运用这种方法制定保费。

人们也会高估自己已经获得的物品价值,如果这个物品不是用来交易。例如:卖房者总是认为自己的房子是独一无二最好的,即便并不真的那么好,但是他心中是最好的。因为是他已获得的物品。

两个自我

人有两个自我,经验自我和记忆自我。医生检查我们的身体,按某些部位,问疼不疼,有什么反映,是经验自我。问最近怎么样,我们回答的是记忆自我。

对于一次一星期的旅行,结束以后,记忆里的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左右。大多数当时的体验都忘记了。除了照片能够回忆一些,很多过程中的体验都记不得了。

经验自我过程中经历的痛苦,在记忆自我中,可能就没那么痛苦了,因为痛苦的感觉不完全是由峰值痛苦决定的,也和结局有关。

遇到挫折,挺过去,就真的撑过去了。只要结局是好的,人类会忘记中间的痛苦的感觉,记忆自我中不会觉得那么痛苦。相反,对于好的体验也一样,经验自我已经很好了,但是结局不是很好,也会影响对过程幸福感的体验。例如欣赏唱片,过程很美,在最后听到了噪音也会让整段记忆毁掉。

幸福如何度量,也是个难题。就像在旅行中应多拍些照片,方便回忆。还是更注重过程中经验自我的体验,而尽量不让拍照影响观赏景观,要看个人选择了。

小结

人类对于自己的思考,不是天生就了解。就像知道吃食物能够生长、健康,但并不了解身体吸收的原理。明白了蛋白质、脂肪、碳水化合物,和消化器官的原理后,就能更科学地摄取营养,控制健康。《快思慢想》对于思考的作用,也如同营养学、生物学之于身体。能够让人深入了解思考的本质,科学地做出决策。


欢迎收听公众号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